<strong id="dcpy4"><tt id="dcpy4"></tt></strong>
  • <video id="dcpy4"><mark id="dcpy4"></mark></video>

      1. <video id="dcpy4"></video>
        1. <b id="dcpy4"></b>
        2. <source id="dcpy4"><menu id="dcpy4"></menu></source>
          <b id="dcpy4"><strike id="dcpy4"><font id="dcpy4"></font></strike></b>
          <source id="dcpy4"></source>

          <b id="dcpy4"></b>

            東西問·六觀|劉守英:中國式現代化“價值觀”有何不同?

            分享到:

            東西問·六觀|劉守英:中國式現代化“價值觀”有何不同?

            2023年08月30日 20:4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此前在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中國式現代化蘊含的獨特世界觀、價值觀、歷史觀、文明觀、民主觀、生態觀等及其偉大實踐,是對世界現代化理論和實踐的重大創新。中國式現代化為廣大發展中國家獨立自主邁向現代化樹立了典范,為其提供了全新選擇。
              中新社“東西問”專欄特別推出系列策劃,邀請知名專家學者,深入解讀闡釋中國式現代化蘊含的獨特“六觀”。
              8月29日起播發,一天一篇,敬請垂注。

              中新社北京8月30日電 題:中國式現代化“價值觀”有何不同?

              ——專訪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劉守英

              作者 韓禹 安英昭

              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在其名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強調“在任何情況下清教的世界觀都有利于一種理性的資產階級經濟生活的發展……它哺育了近代經濟人”,開啟對現代化進程的觀念動力的探索。

              擁有獨特現代化路徑、非凡現代化成就的中國,其現代化蘊含何種價值觀?與西方有何不同?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劉守英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時指出,各國現代化過程中探索建立主體價值體系的歷程呈現出獨特的規律性,中國式現代化蘊含的價值觀是吸收世界范圍的進步理念,并同中國本民族文化基因相融合的主體價值體系,這一探索歷程對世界后發國家現代化有重要借鑒意義。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西方的現代化擁有多重動力,如貿易、技術、金融、制度等,其中是否蘊含價值動力?基本特征是什么?

              劉守英:現代化就是人類社會從傳統轉向現代的過程,其中必然包含價值轉換。

              基于傳統文化和價值理念形成的傳統發展觀,在社會發展過程中逐步顯現出阻礙發展的落后因素;通過對傳統價值觀的批判,社會在從傳統轉向現代的過程中形成一套新的發展觀。

              西方的現代化不僅是經濟轉型、社會轉型,也會轉換并開啟一場價值觀革命,實質是建立新的發展觀,核心是理性和世俗化——對整個傳統價值體系的反叛。傳統價值建立在宗教理念上,嚴重抑制人性;而文藝復興對此發起猛烈批判,追求人的解放、追求理性、追求進取,建立新的物質觀,倡導企業家精神,總結起來就是崇尚自我、追求平等。

              新的價值觀促進了經濟快速發展。市場發展、商業精神以及企業家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乃至資本主義的產生,都基于對傳統價值的革命。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就對資本主義現代化核心主體價值進行了歸納提煉。

              西方整個現代化過程,價值觀革命非常重要,其實質是為西方從傳統走向現代、建立新的發展觀打下基礎。沒有價值觀革命,社會很難從傳統形態解放出來。

              西方現代化經歷數百年,如今已步入了所謂“后現代化”階段,在此過程中建立的、以理性為基礎的主體價值不斷轉換,因為在現代化的不同階段,這一價值體系也在與現實情況不斷產生沖突。西方現代化過程中有大量討論集中于這套主體價值產生的問題,如物質精神失衡、重估精神的價值、文化在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中的作用等等。

              如何使已建立起來的以理性主義為核心的價值體系,在面向人類追求的更高境界的、更全面的現代化過程中得到完善,是西方面臨的重大問題。所以就有馬爾庫塞提出“單向度的人”,反思現代化進程中“人”的流落和喪失。

            美國紐約街頭。廖攀 攝

              中新社記者:縱觀世界,對比東西,現代化過程中的價值觀革命有何發展規律?

              劉守英:每一國的現代化都會伴隨著價值觀革命,而價值觀革命的發展也有一定規律。

              首先要進入反叛階段:一國要邁向現代化,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如何面對落后的傳統價值,通常需要一場對傳統價值的革命;到一定程度后,進入到吸收階段,吸收其他國家的有利于現代化的價值因素,如市場理念、企業家精神、理性精神等;吸收發展到相對比較成熟的程度后,即物質發展水平達到一定程度、社會需要更豐富的精神文化,就進到第三個階段,尋找本民族的主體價值,反思現代化到底為了什么、現代化的核心是什么。這時傳統文化的基因開始復活,社會開始反思文化基因里有利于建立主體價值、推動更具本民族特色的現代化價值理念,開始進行創造性轉化。需要指出的是,第三階段也不排斥人類現代化的一些進步價值理念,它實際上是將人類一些進步價值理念和本民族的主體價值進行融合。

            市民在天津古文化街戲樓觀看演出。佟郁 攝

              中新社記者:您認為中國式現代化價值觀的建設現在到何種程度,是否已到成熟階段?

              劉守英:不妨先梳理中國現代化進程中價值建設的歷程。在批判階段,由于舊價值體系在跟現代發生碰撞時劣勢凸顯,知識分子向舊價值發起猛烈抨擊,中國的五四新文化運動同西方文藝復興起步時有相似之處。

            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紀念館內展出的五四運動時期社會各界積極宣傳團結救國的部分傳單。周升輝 攝

              接下來的吸收階段,中國經歷了兩步:一是吸收馬克思主義價值理念。五四新文化運動批判傳統價值的同時,實際上也吸收了西方各種思潮,但只有馬克思主義價值體系實現了在中國落地。這時中國就開始圍繞這一指導理論形成自己的價值體系,就是與中國具體實際結合。這套價值體系指導中國共產黨農村包圍城市,取得了民族解放和國家獨立,奠定了工業化基礎。

            江蘇省張家港博物館,觀眾參觀“開國大典”場景。施柏榮 攝

              接下來需要更大的物質進步、更快的經濟發展、更大規模的工業化和城市化,于是中國進一步完善主體價值,從1978年起,再度吸收人類歷史上優秀的價值觀體系,如市場理念、企業家精神等,這些價值又融合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價值領域里,推進了中國的發展水平。

              我認為現在中國已進入第三階段——物質較為豐富的水平上,人們開始反思現代化的意義,呼喚更完整的現代化內涵、亟待拓展發展理念。這就需要尋找本民族的主體價值,即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僅要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還要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其目的是在主體價值下尋找民族文化根性。馬克思主義作為主體價值如何同傳統文化基因找到結合點,進行傳統文化的再造,形成新的價值引領,是這個階段的重要命題。

            2023年1月, 游人在北京前門大街的大柵欄商業街游玩。陳曉根 攝

              中新社記者:您剛才主要談了各國現代化價值觀中相通的地方。中國式現代化和西式現代化進程中的價值核心有何不同?

              劉守英:中國式現代化的過程實際也是中國的主體價值形成和完善的過程。我認為與西方相比,中國式現代化的價值觀最主要的特點就是價值觀的人民性。這是回答“現代化是為了誰”這一問題,實質是區分了“精英的現代化”與“大眾的現代化”。

              西式現代化依托的是精英主導的現代化價值體系,其主體價值體系強調理性、企業家精神、資本的力量,其結果必然是社會中的少部分精英為主導;而中國式現代化的基本主線是人民性,首先明確現代化為了誰、誰參與、誰從現代化成果中分享。

              中國式現代化必須代表最廣大人民的利益,必須傾聽群眾的意見,必須走向共同富裕,必須考慮農民問題,必須考慮整個社會的弱勢群體,這是中國的主體價值決定的。

            航拍安徽黟縣西遞古村落。韓蘇原 攝

              中新社記者:您在著作《中國式現代化》中指出,中國式現代化回答的也是世界現代化問題。中國式現代化的價值探索對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道理探索有何啟示或者借鑒意義?

              劉守英:中國式現代化的主體價值體系探索與建立的過程,對后發國家現代化有很多借鑒意義。

              后發國家在現代化過程中,需要面對在現代化不同階段的主體價值構建問題。對任何一個國家,現代化的過程不可能通過價值移植、制度移植、技術移植而實現。梳理后發國家的現代化史,那種簡單移植,通常導致現代化的波折、陷阱甚至失敗。西方國家率先完成現代化,建立起主體價值優勢,后發國家的現代化問題就不能以西方價值的簡單移植來解決。

              價值觀革命和主體價值建立的過程,實際上是現代化進程中世界共同價值體系和本民族的獨特價值系統的融合。就中國的經驗而言,在建立主體價值的過程中,中國有過對傳統思想的批判,也有對世界先進價值理念的借鑒和吸收,最終回歸文化基因,吸收優秀傳統文化,尋找本民族的價值立足點。這啟示廣大后發國家,首先要充分重視世界范圍內的進步價值對現代化的推動作用,以開放胸懷和積極心態吸納進步價值,但同時也要注重本民族文化基因在不同階段所起的作用。(完)

              受訪者簡介: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劉守英。謝龍飛 攝

              劉守英,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黨委書記、院長,教授。研究領域主要為土地制度與經濟發展、城鄉轉型、中國式現代化等,主持包括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應急管理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以及教育部人文社科攻關項目在內的國家級、省部級課題30余項,曾獲第六屆、第八屆高等學??茖W研究優秀成果獎(人文社會科學)一等獎、第十九屆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第七屆張培剛發展經濟學優秀成果獎中國發展研究獎等。

              近年出版的有影響的土地專著有:《中國鄉村轉型與現代化》《土地制度與中國發展(增訂本)》(獲孫冶方經濟科學獎)《中國式現代化》《中國土地政策改革》《中國土地問題調查:土地權利的底層視角》(張培剛獎)《土地制度改革與轉變發展方式》《直面中國土地問題》《撞城:一位經濟學人的鄉城心路》。

            【編輯:李巖】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亚洲国产精品超久无码爱情岛
            <strong id="dcpy4"><tt id="dcpy4"></tt></strong>
          1. <video id="dcpy4"><mark id="dcpy4"></mark></video>

              1. <video id="dcpy4"></video>
                1. <b id="dcpy4"></b>
                2. <source id="dcpy4"><menu id="dcpy4"></menu></source>
                  <b id="dcpy4"><strike id="dcpy4"><font id="dcpy4"></font></strike></b>
                  <source id="dcpy4"></source>

                  <b id="dcpy4"></b>